記者走進大學校園進行調查168人中只有5人非常瞭解艾滋病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艾滋病日系列報道
  據最新數據顯示,我省今年新發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艾滋病患者918例,其中七成為同性傳播。其中,大學校園中男男同性傳播比例上升明顯。
  大學生作為高知群體,應該更瞭解預防艾滋病的知識,但為什麼反而是他們更容易“中槍”呢?通過調查數據及案例分析,也許會給大家以警醒。
  A案例
  就這一次染上了艾滋病
  瘦高的小A說話很慢,聊天的時候幾乎是側著身子,只有說到高興的時候,才會飛快地用眼睛瞄上你一眼,又迅速聚焦到別的地方。在咳嗽的時候,他總是下意識地捂著嘴,無論是否對著你。
  在小時候,他因為總受男孩子欺負,所以喜歡扎在女生堆里,玩編花繩、跳皮筋。上學後也是如此,好朋友都是女生。
  “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小A說,直到上了大學,他才發現自己的不一樣。
  “瞅帥氣的男生,臉會紅,心跳得厲害。”小A說,去浴池他不願意趕人多的時候進,雖然身體都是一樣的,但他感覺彆扭。漸漸地,他瞭解到自己的性取向跟別人不一樣,但只能埋在心底,沒法跟別人說。沒事的時候,他也會上網站瞭解一下這方面的知識,始終也沒有找一個伴。
  到了大三,他有些熬不住了,“到底是個啥滋味?”他的心裡總是這麼想。終於有一天,他走進一家“同志”酒吧,忐忑地坐在裡面,啤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迷迷糊糊之中,有一個男人靠了過來,“也不知道我又跟他喝了多少,反正最後跟他走了。”當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睡在賓館里,身邊沒有人。
  就這一次,他確認了自己的“男同”身份,也染上了艾滋病。“狠狠地扇過自己嘴巴子,腦子是一片空白。”雖然側著臉,也能看到小A發紅的眼圈。
  空虛的時候,他就會上網找“男伴”,“有時候根本不戴套,覺得都得了這個病,再戴沒什麼意義了。”小A說。
  因為這樣的誤解,讓他又感染上了性病。
  “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到外地手術一次。”小A說,長春沒有為艾滋病感染者開設的性病門診。
  就不採取保護措施嗎?“碰到自己喜歡的,也許會吧。”他嘆了一口氣,身子仍舊是側著的。
  “都是愛慕虛榮害的我”
  正在讀研究生的小C,性取向是正常的,但也因男男性行為感染。
  “都是愛慕虛榮害的我。”在他的講述中,伴隨著嘆氣或淚水,這句話會反覆出現。
  那是在他大二的時候,搞社會活動認識了一個老闆,“很有錢,經常開著不同的車。”
  “認識之後,他總開車到學校來找我,請我吃飯,給我買吃的。起初的時候,同寢的哥們還取笑我被‘包養’了。”聽這話,小C還笑著反駁,“要是包養,也得找個女大款啊。”
  對這位老闆的行為,他一直覺得沒什麼。“說實話,他送的都是一些小物件,不值錢。”小C說,如果一上來就送手機什麼的,他的心裡也會起疑。就這樣,正常交往持續了一年多,“這時候給我一些零花錢,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了。”
  後來,這位老闆領著小C出入健身會館、酒吧等一些場合,偶爾的身體接觸,也就順其自然了。“當時我心裡很排斥,但又無法拒絕。”
  小C感到很沮喪,很不知所措,他從來沒有想到會和一個男人發生關係。“就發生了這一次,此後我就拒絕跟他來往。”小C說,半個多月後他出現了低燒,開始以為是感冒,可後來檢查結果出來,是感染了HIV。“感覺天都塌了下來,人也傻了。找了個旅店發了兩天的獃,不吃不喝。”小C說,當時他怎麼也邁不過這道坎,“我恨我自己!”
  大四畢業後,家裡催著他找女朋友。“我這身體狀況,怎麼找?”為了躲避家裡的要求,他考了研究生。“能躲幾年是幾年吧!”對於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他始終無法,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家人說。
  醫生點評:長春市疾控中心艾滋病咨詢檢測門診醫生杜玉華說,安全套是預防艾滋病最有效的措施。但為了追求快感,有些人根本就不使用,有的即便使用,但出現破裂或滑脫也沒當回事,結果導致感染風險增加。
  B調查
  22%的人表示,身邊有同性戀
  近日,為瞭解大學生對性及艾滋病知識的普及情況,記者進入大學校園,發放調查問卷200份,回收有效問卷168份,其中男生102人、女生66人。
  關於性知識
  1.何時接觸性知識?
  調查結果顯示,在168人中,有10人是小學階段接觸到性知識的,占5.9%;132人是初中,占78.6%;高中有25人,占14.9%;大學階段有1人,占0.6%。
  2.主要通過什麼渠道瞭解性知識?
  這是一道多選題,從結果看,“課堂教育”成為比較集中的選擇,168人都選擇了此項;“網絡、電視、雜誌等大眾傳媒”有124人選擇;同性朋友之間的交流87人;從“黃色書刊及音像製品”瞭解性知識有32人,高於26人的“異性朋友之間的交流”。
  3.你認為性生活中,既安全且對身體傷害小的安全措施是?
  在主觀傾向的安全措施上,168人中有109人選擇了“安全套”,占65%;選擇避孕藥的有22人,占13.1%;安全期避孕的25人,占14.9%;體外射精的12人,占7%。
  但在實際性行為中,選擇“安全套”的只有71人,占42.3%;30人選擇“避孕藥”,占17.9%;29人選擇“安全期避孕”,占17.2%;38人選擇“體外射精”,占22.6%。
  4.對於有爭議的舉動,哪些是不排斥的?
  雖然是一道多選題,但在選擇上,卻幾乎變成了單選題:48人選擇了“拍‘艷照’增加情趣”;19人選擇了“衝動時在非私密的地方做親密舉動甚至性行為”;11人選擇了“同性性行為”,其中女生8人,男生3人;12人選擇了“一夜情、援助交易或者擁有性伴侶”;“多人性行為”和“交換伴侶”則沒有人選擇;82人則選擇了“都難以接受”。
  關於艾滋病
  1.你對艾滋病瞭解嗎?
  調查結果顯示,僅有5名男生選擇了“非常瞭解”,占3%;“只聽說過一點”的有87人,占51.8%;“一般”的有54人,占32.1%;“不瞭解”的有22人,占13.1%。
  2.艾滋病病毒侵犯人體的哪個系統?
  98人選擇了“免疫系統”,占58.3%;39人選擇“生殖系統”,占23.2%;6人選擇了“神經系統”,占3.6%;25人選擇了“心血管系統”,占14.9%。不得不說的是,選擇了正確答案“免疫系統”的沒有超過六成,實在出乎意料。而選擇“生殖系統”的,應該是以為艾滋病傳播渠道之一是性活動,所以產生了錯誤的概念。
  3.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一般多久才能檢查出來?
  這是一道對於艾滋病“窗口期”知識的檢測,36人直接選擇了“不知道”;32人選擇了“1~2周”;選擇正確答案“2周~6個月”的有100人。
  4.是否曾主動關註過艾滋病方面的宣傳?
  “十分關心,會主動關註”的只有3人;“覺得與我無關,不曾關註”的有121人;“在國際艾滋病日前後才會瞭解一些”的有38人;6人選擇了“其他”。可見,在對艾滋病的認識上,大學生們覺得離他們很遠。
  5.當你身邊出現有艾滋病患者或感染者時,你的態度?
  “雖然不表現出來,但在某些日常生活方面還是疏遠他”成為最多的選擇,有124人,占到73.8%;“坦然面對”的有5人,占3%;“恐慌,避之不及”的有7人,占4.1%;32人選擇了“會更加關心他”,占19.1%。
  關於性取向
  1. 人類的性取向為連續性分佈,假設1是極端同性戀者,3是雙性戀者,5是極端異性戀者,您認為在1到5中,哪一個較為符合您的情況?
  A.1;B.2;C.3;D.4;E.5
  “A”選項是0;選擇“B”的有20人;選擇“C”的有9人;選擇“D”的有7人;“E”選項最多,有132人。
  2.你認為產生同性戀的原因是什麼?
  48人認為是先天造成的;102人認為是生活環境影響的;15人認為是生活壓力造成的;3人認為與教育有關。
  3.同性戀與艾滋病傳播有無關係?
  115人認為有關係;45人認為沒有關係;28人則表示不清楚。
  4.在你身邊的同學中,是否有同性戀?
  37人表示“肯定有”,占到22%;選擇“好像有”的有23人;表示“沒有”的有103人;還有5人表示“不知道”。
  醫生點評:杜玉華說,大學生正處於性活躍年齡,同時又處於學習階段,大多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使得他們對性往往是追求快感,缺乏安全措施。另外,目前網絡發達,交友渠道多元化,尋找性伴侶更加容易。
  從平日的門診咨詢來看,大學生雖然知識層次較高,但能接受到的健康性行為教育和艾滋病相關知識的宣傳教育還是偏少。加強對大學生性觀念的正確引導,防止大學生成為新的艾滋病高發群體,已是當務之急。
  ■鏈接
  大學生如何預防艾滋病
  去年,全國報告學生當中發現感染者數量超過100的有5個省份。但今年僅截止到10月份,報告學生感染者超過100例的已經達到10個省份。專家強調,青年艾滋病的問題,是中國防艾的重中之重。
  1.潔身自愛,不去非法採血站賣血,不涉足色情場所,不要輕率地進出某些娛樂場所;任何場合都應保持強烈的預防艾滋病意識;不要存在任何僥幸心理;不要因好奇而嘗試吸毒。
  2.生病時要到正規的診所、醫院求治,註意輸血安全,不到醫療器械消毒不可靠的醫療單位特別是個體診所打針、拔牙、針炙、手術。不用未消毒的器具穿耳孔、文身、美容。
  3.不與他人共享剃鬚刀、牙刷等,儘量避免接觸他人體液、血液,對被他人污染過的物品要及時消毒。
  C場所
  保護措施缺乏防艾隱患多
  “男同”都集中在哪活動?通過記者調查,大致有三種場所:同性戀酒吧、同性戀浴池及私人活動場所。
  “既是‘男同’,又是艾滋病感染者,我們不便於時常在公共場所聚集。”長春一個艾滋病感染者民間組織的創辦人小D說,他們都很敏感,不敢冒暴露的風險,“我們都是默默地活著。”
  為了便於“病友”們活動,小D租了一個兩層樓的民居,底層作為工作間,上層則是作為活動室。
  “由於是頂層,也不怕說話太大聲吵到誰。”小D說,他們的聚會都是周末,一般以聚餐為主題,或者長談、搞一些娛樂。有時,他們也會去同性戀酒吧。
  據瞭解,長春有兩所同性戀酒吧,一家是男同,一家是女同。“到那裡就是喝喝酒。”小D說,那裡基本都是年輕人,酒吧只是聚會、交往的平臺。有的人在酒吧內碰撞出火花,會另找別的場所。
  在干預活動中,小D時常碰到一些新感染者,“為了與他們溝通,也會選擇正常酒吧,喝點兒小酒聊聊天。”
  相比同性戀酒吧,同性戀浴池的問題要嚴重得多。據他介紹,目前長春也有兩家同性戀浴池,“我去調查過,那裡很少用安全套,而且沒有固定的性伴侶。”小D說,這是最令他擔憂的。
  “對於感染者來說,有固定的性伴侶是非常重要的。”小D坦言,他就有固定的性伴侶,而且每次性活動前,都會做好充分的安全措施。而在與病友的交流中,他發現一些人不僅有很多性伴侶,而且保護措施不到位。
  “有的人就想,‘我已經得了艾滋病,戴不戴安全套無所謂了。’”小D說,這種意識是不正確的。首先,作為艾滋病感染者,不採取安全措施,是對性伴侶的不負責任;其次,你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梅毒、乙肝之類的傳染病,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醫生點評:杜玉華表示,相比於酒吧中的青年人,同性戀浴池中以中老年人居多,防艾知識匱乏,不懂得保護自己,性行為混亂。而且,相對於年輕人的張揚,可以公開喊出自己是“男同”,中老年人則害怕別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戀”。
  D宣講
  對感染者的擁抱讓人感動
  宣講,是小D這個民間組織的一項公益活動。
  近年來艾滋病蔓延的一個變化是男男性行為感染HIV增長迅速,其中又以男大學生為主,所以他們經常走進校園宣講,普及艾滋病知識。
  為什麼男大學生容易感染這個病?小D分析了原因。
  一是社會對“同志”這個群體的包容度越來越高,“就我瞭解的情況,有的大學生甚至可以在班級公開‘出櫃’。”
  再有,現在的大學生尋找同性伴侶的渠道非常方便,“甚至打開手機軟件,就能在周圍找到。”
  還有就是安全措施的缺失。“通過宣講中的交流,大學生普遍存在一種僥幸心理,認為艾滋病離他們很遠,不註重保護措施尤其是安全套的使用。”
  最後,是一些新興毒品。當他們吸毒之後,往往自我意識不受控制,這會在性活動中帶來危險,例如安全套破裂、危險的性伴侶等。
  “我希望通過我們的宣講,能讓大學生這個群體瞭解艾滋病,遠離艾滋病。”小D說,同時也希望讓病友獲取重新面對社會的勇氣和力量。
  11月25日的一次大學宣講活動中,小D帶去了一個病友。
  “現在,請一名艾滋病感染者分享他的故事。”主持人說完,在臺下站起一名戴帽子的男生,帽檐拉得低低的,只能看見鼻子。
  他站起的那一瞬間,原本嘈雜的現場頓時靜了下來。“如果我不說,你們一定會把我當做正常人。”頓了頓,他開始講述自己的經歷。
  坐在臺下的小D說:“這是他第一次登臺說自己的故事,他在外地上班,特意請假回來的。”經歷這麼一次演講,他明顯感覺病友輕鬆下來了。
  而讓他最為感動的是,演講結束後,不少大學生們給了演講者擁抱。“今年的主題是向‘零’艾滋邁進,‘零’指的是零感染者、零歧視。”
  小D說,宣講自己的故事,實際上是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能做的就是保護好隱私,直到他們敢於直面社會那一天。在每次宣講前,他都跟組織方簽保密協議,不允許拍照,更不能把他們的頭像私自傳出去。
  在12月份,他還準備走進大學校園進行三場宣講。“我希望走進師範類院校、醫護類院校及警校。”小D說,這些學校的畢業生會面對更多的人群,希望通過他們,讓艾滋病知識更加普及。
  本報記者 王小野
  (原標題:168人中只有5人非常瞭解艾滋病)
創作者介紹

designers

pw68pwmq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