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辛夷塢◎百花洲文藝出版社◎2014年6月出版
  本書是青春文學新領軍人物辛夷塢繼《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後全新感人暖愛力作。面對世俗的審判,大齡單女封瀾最終選擇走向遠方,做一朵曠野上的荊棘花,獨自面對時光的考驗。上帝給每個虔敬他的人以“應許之地”,而每個對愛虔誠的女人,又是否可以等來屬於她的“應許之日”?
  她不否認丁小野的話是對的,她現在都還記得借助酒勁痛毆周陶然的感覺,別提有多痛快了
  丁小野撩起褲腳,把小腿亮給封瀾看,“晚上蚊子不少,也沒有驅蚊水……”
  封瀾一巴掌打在丁小野的腿上,佯怒道:“去你的。”
  看在手感還不錯的份兒上,她無節操地原諒了他的戲弄,可前幾天的事還是得說個清楚。
  “你覺得我特傻是吧。也邪門了,我在你面前怎麼老是像個小丑,盡讓你尋開心。”
  “你指哪一次?”
  “你再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試試?”封瀾悶悶地說,“我也是糊塗,居然被你攛掇兩下,就真把周陶然給打了。”
  “我攛掇你?”丁小野盤腿坐著,又笑了起來,“那天是誰哭著要揍他一頓解恨?勸都勸不住。是你求我的,我在這件事里的角色最多是個‘從犯’、‘幫凶’。要說‘狼狽為姦’,你是那隻‘狽’,我最多是被你搭肩膀的‘狼’。”
  封瀾氣道:“狼比狽還壞!你說,你是用什麼辦法把周陶然弄來,還讓他一點也沒瞧見你的臉?為什麼攝像頭拍不到我們?你是不是個慣犯?”
  丁小野說:“小心點!你現在半夜三更地坐在一個慣犯的床上。”他見封瀾並無害怕的表情,也沒有再嚇她,“沒你想的複雜。你手機里不是有周陶然的號碼?我隨便找了個公用電話打給他,說早些時候送過來的香煙批次有點問題,現在換了新的,讓他把剩下的帶過來親自確認一下。我在步行梯出口附近,他只要來了就簡單,隨便找個袋子往頭上一套,他整個人就軟了。至於攝像頭,只需要留心一下就可以了。”
  “這麼容易?”封瀾半信半疑。
  丁小野說:“你以為呢?大部分人對於危險的規避意識是很弱的,過慣了安穩日子,總以為那些事離自己很遠。就像你,被搶包的時候跟傻子沒兩樣。不要忘記你只不過是個女人。在那種時候錢財算什麼?上次那個賊膽子要是再大一點,你不死也要脫層皮。人要有自知之明。”
  “就像你一樣?你經歷過很多這種事情?要不怎麼可以那麼冷血,任何時候都想著置身事外?”封瀾質疑道。
  “我只是怕麻煩。”丁小野面無表情地說,“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闖了禍會有人擦屁股。一個人生活久了,自保比什麼都重要。”
  “你的親人呢?不可能一個親人都沒有的。”
  “我父母都不在了。別的親人,即使有也很少來往。”
  “他們是因為什麼去世的……我是說,你的父母。”
  “我媽是因為腎的毛病,拖了很多年。”
  “你爸爸呢?”封瀾知道自己問得有點多,然而她抑制不住自己對眼前這個人的好奇。在她看來,丁小野年紀輕輕就父母雙亡,既不同尋常,又讓人忍不住……憐憫。
  “車禍。”說這話時,丁小野低垂著頭,雙手分別擱在膝上,頗有幾分僧人入定的樣子,從封瀾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睫毛投映在眼下的陰影、挺直的鼻梁和一側抿著的唇角。
  “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老闆娘。”
  封瀾對自己的尋根問底感到有點慚愧。她把頭髮往耳後捋了捋,又說:“像你這樣的人很少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吧?”
  “這可不一定。”
  “比如說?”
  “比如當了你的‘狼’,還沒完沒了了。”丁小野似乎在暗指她的“騷擾”。
  “我比你還煩呢。”封瀾鬱悶道,“那一下我居然相信暴力可以解決問題。”
  丁小野笑著說:“暴力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可是你想的是解決問題嗎?你要的只是出一口惡氣。敢說揍他的時候你不痛快?我看你眼睛都放光了,我要是沒把你拉走估計得出人命。”
  “我是眼露凶光吧。你說說,我那時是不是特猙獰?”封瀾想著也忍不住笑了。她不否認丁小野的話是對的,她現在都還記得借助酒勁痛毆周陶然的感覺,別提有多痛快了。即使事後道德感和一貫做事的準則逼得她在內心也反省了好幾回,可如果時光倒流,她估計還是想揍周陶然一頓。丁小野這隻“狼”不過是釋放了“狽”心中壓抑的惡意。(連載二十一)
  本版連載圖書均經作者及出版社獨家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原標題:應許之日)
創作者介紹

designers

pw68pwmq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